福彩极速快3能玩吗
 收藏本站    ENGLISH 
瀾湄合作:跋山涉“水”為你而來
發布時間:2017-11-09
2017-11-09  來源:《中國—東盟博覽》雜志 
 
     與中國云南大學周邊外交研究中心張勵博士聯系采訪時,他當天一早4 點就起床了,正從昆明奔赴云南省大理州和怒江州的功果橋水電站、苗尾水電站和基獨河水電站舊址進行田野調查。這三個水電站位于瀾滄江河段,是瀾滄江—湄公河水資源研究的重要對象。在完成當天的考察后,張勵又馬不停蹄地回到住處,盡快處理這次調查獲得的資料與數據。2017 年張勵從云南大學—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博士畢業后成為了云南大學周邊外交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員。云南大學周邊外交研究中心在中國周邊外交、水外交以及瀾湄合作機制方面有著豐碩的研究成果。對于研究了4 年瀾湄水資源合作的張勵來說,到瀾滄江—湄公河流域做田野調查已是家常便飯,跋山涉水固然辛苦,但卻樂此不疲,正如他所言“到與研究相關之處總是心懷興奮”。
 
以水化誤解
 
     洞里薩湖位于柬埔寨境內,是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泊,湖濱平原平坦而廣闊。洞里薩湖同時也是湄公河的調節器,每年枯水季節,湖水經洞里薩河流入湄公河,補充湄公河水量的不足;每當雨季來臨、湄公河暴漲之時,洶涌的河水又經洞里薩河倒灌入湖中,從而減輕了湄公河下游的壓力。張勵對洞里薩湖進行了多次考察,并數次從北段、南段等進入湖泊進行觀測。
     張勵在瀾湄國家地區主要圍繞水利設施、港口、河流、湖泊等進行實地的田野觀察、收集材料,同時也對沿岸的自然情況、居民情況、當地政策、域內外不同行為體在當地的水資源合作開展情況等進行了解與研究。他介紹,云南大學周邊外交研究中心將水外交和跨界水資源作為重要的研究方向之一,進行長期推進。該研究中心除了他,盧光盛教授、呂星副教授等數位研究員也多次前往湄公河各個國家進行水資源開發的田野考察與國際學術交流。此外,該研究中心與湄公河國家(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越南)的部分政府機構、高校研究機構以及駐湄公河地區的國際研究機構有著密切的合作,例如泰國皇太后大學、柬埔寨皇家大學、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亞洲中心、可持續的湄公河研究網絡等等。 
     在田野考察與學術交流過程中,來自瀾湄域內外國家的政府、企業、研究機構的專家、代表以及當地的居民一般都樂于交流與分享觀點,并從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角度來進行分析,以了解彼此在瀾湄水資源合作上的利益與訴求。
     張勵談到,在國際會議交流中會有一些來自下游國家的專家、學者提出尖銳的問題,“乍聽并不舒服,但換個角度想,正因為他們對中國在湄公河所做的努力了解不多,或者被一些信息誤導才會造成某些錯誤判斷。”據了解,瀾湄水資源的開發與治理問題存在已久并極為復雜。中國與湄公河國家之間或者湄公河委員會成員國之間在水利設施開發、水資源數據分享、水災害的治理、沿岸與河流生態保護上總存在一些的分歧、局限與保留。
     現今,湄公河國家對于瀾湄合作機制在水資源合作方面的建設格外關注,甚至極為迫切。張勵說道:“在多次國際會議中,我都被問及瀾湄合作機制下的水資源合作制度或平臺會如何建立;水管理與合作的具體內容是什么;中國的水外交是否是針對湄公河國家等等。對于這些專家、學者而言,向他們解釋中國的具體行動與意圖,往往能化解一些誤會,增進相互理解。研究者可能并不只是動動筆,有時候在國際會議中更要動動嘴,讓對方了解中國,這樣才更有學術和實際的雙重價值。”
     澳大利亞前總理、國際關系專家陸克文曾在接受中國媒體采訪時談到,世界各國間存在著不少誤解和偏見,希望青年一代能慢慢改變這一局面。而像張勵這樣的年輕人,正以自己的行動增進著國家間的理解。
 
細水長流見功夫
 
     2015 年底,由于受強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瀾湄流域普遍遭受了旱災,湄公河水位降至近90 年來最低。應越南請求,中國克服自身困難,于2016 年3 月15 日啟動了對湄公河下游的補水計劃,云南省瀾滄江景洪水電站開閘放水,一解湄公河國家燃眉之急。
     “這是一個典型、成功的瀾湄水資源合作案例,”張勵說。不過在他看來,瀾湄合作機制建立之初把水資源合作作為五大優先領域之一就是一個重大的進步。張勵坦言,水資源合作是個敏感并且有時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投入不少,難度不低,也不易在短期內取得明顯成效。而中國主動迎難而上,積極與湄公河國家進行水資源合作,并將其納入瀾湄合作五大優先領域,具有十分積極的意義。
“其實早在瀾湄合作機制成立之前,中國已與湄公河國家進行水資源方面的合作,包括派出重要官員參加湄公河委員會峰會,分享數據;鼓勵專家學者與湄公河國家相關機構進行交流。在瀾湄合作機制建立后,更是加強了水資源合作的力度。例如,成立全球湄公河研究中心,把水資源合作列為重要的研究內容之一;建立瀾湄水資源合作中心;舉辦瀾湄水資源合作城鄉供水規劃與管理培訓班,幫助湄公河國家應對水源短缺、水旱災難頻發等問題;舉辦瀾滄江—湄公河國家水質監測能力建設研討會;舉辦緬甸高級水資源管理培訓班,幫助緬甸增強水資源領域能力建設等等。這些雖然不如2016 年中國水電站開閘放水那么轟動,但上述工作是十分重要的。這都是構成湄公河國家所關心的瀾湄合作機制下水資源合作的重要內容。”張勵如是說道。
 
水資源合作與治理需因地制宜
 
     張勵還曾到瀾湄區域外的知名瀾湄水資源研究機構進行交流與學習,在其讀博期間有一年多時間于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東南亞研究中心接受博士聯合培養,并受該研究中心邀請進行有關水外交的講座,同時還多次受邀參與關于瀾湄水資源合作與治理的國際會議,具備了廣闊的國際視野。
     他介紹,在全球范圍內,跨界水資源合作與治理有不少成功的案例,比較著名的有歐洲的萊茵河與多瑙河。其治理經驗概而言之有以下幾點:第一,管理機構擁有權力和約束力。對于河流治理的條例清晰,且萊茵河委員會的成員國必須向該委員會匯報治理行動。第二,體制建設完備,包括水資源開發過程中的管理、評估、反饋等一系列內容。第三,時間、經濟與政治的投入力度大。在萊茵河與多瑙河的水資源開發與治理中,沿岸國家與不同行為體進行了大量財力、人力與技術等方面的長期投入。
     張勵說,再好的治理經驗也只能參考或部分借鑒。瀾湄合作機制還是要根據中國與湄公河國家的水資源開發的各項具體情況、成員國的維護能力與意愿,以及機制本身建設的規劃進展,穩步推進,才能有所作為,構建起瀾湄國家命運共同體。
 
文/ 本刊記者 劉一穎
(責任編輯:雷藝翎)
分享: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網站聲明
版權所有:瀾滄江—湄公河合作中國秘書處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南大街2號  郵編:100701
京ICP備06038296號-6 京公網安備110105002097
建議使用IE8以上瀏覽器
福彩极速快3能玩吗 时时注册送50元平台 全天实时计划易记网页版 体彩31选7往期开奖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多期数开奖号码 华东十五选五专家推荐 足彩凯利方差太准了 幸运飞艇刷流水方式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网 重庆时时彩最新预测